潍坊惠田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郭沫若结婚5天后离家,5年仅给妻子一封信:可怜你在我家做一世客
栏目分类
潍坊惠田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产品服务
自动化设备
你的位置:潍坊惠田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 自动化设备 > 郭沫若结婚5天后离家,5年仅给妻子一封信:可怜你在我家做一世客
郭沫若结婚5天后离家,5年仅给妻子一封信:可怜你在我家做一世客
发布日期:2022-07-30 08:46    点击次数:190

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只是你忘了,我也没记起

”最近告五人的这首《爱人错过》风靡网络,用些微摇滚的风格唱的却是带有淡淡伤感的遗憾爱情,意料之外的碰撞出细腻柔软的感受。

年少相识不相知

之所以《爱人错过》这首歌能有如此广泛的传播度,大概是因为世人皆清楚,在现实生活中,完美结局是少数,而错过、离散、辜负,这些看起来不完美的情感才是串联起我们生活的主要内容。

清朝末年,有一位大家闺秀,温柔且乖巧,她像所有没有接触过新思想的旧时女子一样,在22岁的时候听从父母的命令嫁给了一个此前全然陌生的人,

她叫张琼华,本应像所有那个年代的旧式女子一样,做一盏安安静静的美人灯,不在后世的史书中留下一丝痕迹,可是她嫁的男人名叫郭沫若。

张琼华,1890年出生,四川乐山人,小时候读过些诗书,也未曾裹过脚,在外人眼中看起来似乎有些新式女子的影子,然而“琼”者,美玉也,张琼华其人,则是块实打实的旧时代美玉。

1911年某天,郭沫若的母亲正在替儿子忧心婚事,毕竟在郭母看来,儿子已经20岁了,再不成家立业实在说不过去。经远亲介绍,郭母听说了待字闺中的张琼华,连忙亲自探望一二,自觉这个女孩一定十分符合郭沫若的心意,就匆匆的定下来这门看起来十分般配的婚事。

郭沫若还是通过家书知道自己即将有了一个妻子的事情,那时的他,内心一定抗拒的情绪居多,然而“父母之命大过天”,又或者,他怀抱着一丝隐晦的期待之情,总之,郭沫若并没有反抗,而是趁着年假回乡娶妻。

1912年,还未出正月,郭沫若就和张琼华热热闹闹地完了婚。

初次见面,发觉张琼华并没有新式女子的思想, 认识自己接纳自己也没有志同道合的灵魂,更不要提天人之姿,郭沫若倍感失望,他甚至不加掩饰的当夜离开新房,这无疑是狠狠的打了张琼华的脸。

新婚的爆竹余音犹在,窗上的大红喜字还未撕干净,仅仅过了五天,郭沫若就乘坐火车匆匆离开了家乡,赶往成都。那里有他的事业、他的朋友、他的整个世界,而被遗留在家中的新婚妻子张琼华无足轻重。

鲜花似锦 爱恨缠绵

如果你搜索郭沫若的履历,就会发现他的人生精彩纷呈,作为我国近现代著名的作家、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郭沫若的每一刻都充实且意义非凡。在结婚之后,他也没有因为这个包办婚姻而约束自己的感情生活,反而拥有不止一段浪漫过往。

1914年1月,郭沫若去日本留学,1918年,天资聪颖的他顺利进入九州帝国大学医学部,

在这里,他认识了自己心目中的妻子人选,日本护士佐藤富子。

自古以来,文人身上往往拥有一股叫人奋不顾身的气质,郭沫若也不例外,他使佐藤富子小姐着迷到忤逆父母亲族所有人的意见,毅然决然的嫁给了他。

如果这是一段20世纪伟大爱情的开始,那张琼华小姐大概是黯然离场的女二号,可惜人生不仅给了张琼华不圆满,也给了佐藤富子更为惨烈的结局。

抗日战争爆发,郭沫若立即回到中国,留下了佐藤富子和他们的五个孩子在日本

,不但艰难度日,甚至要受到日本人的无尽鄙视和严刑拷打。

新中国成立之后,全凭对爱人的思念支撑活着的佐藤富子急不可耐地来到中国,却发现自己以为心如磐石的郎君早已成为别人的丈夫了,或许更严谨的说,从佐藤富子小姐认识郭沫若的那一天算起,他就已经是别人的丈夫了。

回国之后的郭沫若,开始了积极的爱国创作事业,笔下锦绣文章不断,当然,忙碌的工作并不耽误他再度坠入爱河,他认识了一位《大公报》的记者小姐于立忱,

但是在1937年,于立忱突然自杀,绝命书“如此国家,如此社会,如此自身,无能为力矣”。

这是怎样一个性格刚烈又心怀家国的奇女子啊!于立忱的猝然离世给郭沫若的内心带来了很大的撼动,不久之后,郭沫若经人介绍认识了于立忱的妹妹于立群。那时的于立群是一位歌舞影视表演者,拥有年轻鲜亮的容颜和通身的艺术气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菀菀类卿”。郭沫若再次坠入爱河,迅速迎娶了于立群,他说:

“我有责任保护立群,但愿我能把爱她姐姐的心转移到她的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这诺言在他心中起了作用,此后郭沫若竟真的仿佛浪子收心了似的和于立群长相厮守四十年。

一段完全错过的爱情

郭沫若的一生浪漫且多情,他同每个夫人的故事都可以拿来著书,谱写一段缠绵悱恻的情感纠葛,唯独他和第一任妻子张琼华的故事使人无从下笔,毕竟,这个故事里男主角从未出席。

从郭沫若踏上去成都的火车那天,张琼华和他就像分开岔路口的两条铁轨一样驶向了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张琼华呆在这个全然陌生却又是她“家”的地方,每日侍奉公婆,打点家务,甚至心中怀着不切实际的想法,期待着万一有一天郭沫若会回来,开始重拾课本,艰难的学习白话文,好早早的培养共同语言。

为了和郭沫若有交流,张琼华用新学的白话文给郭沫若写信,可是送出去的信从未得到过回音,她爱上了去寺庙烧香,在烟雾缭绕的殿堂中,佛祖低垂双目,满眼慈悲,向佛祖祈求郭沫若可以回心转意似乎没那么不堪和羞耻。

很久以后,某日郭沫若写信给她,令她欣喜若狂,纸上却只有寥寥几字:

“可怜你只能在我家中作一世客。”

这个男人,被世人盛誉锦绣文章,自然也懂得如何扎人心肝。

又过了很多年,郭沫若回了家,给张琼华深深地鞠了一躬

,又写了两条条屏,当然无关爱情,只是感激罢了。郭沫若去世后,张琼华把条屏捐给了博物馆,可能在她心中,郭沫若从未属于过自己,而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吧。

1980年5月24日,这场没头没尾的爱情随着张琼华的去世消散在新时代的空气中,就此完完全全的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