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惠田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高管频频变更、旗下“舵手”寥寥无几 老牌公募益民基金为何遭遇如此窘况
栏目分类
潍坊惠田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产品服务
自动化设备
你的位置:潍坊惠田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 自动化设备 > 高管频频变更、旗下“舵手”寥寥无几 老牌公募益民基金为何遭遇如此窘况
高管频频变更、旗下“舵手”寥寥无几 老牌公募益民基金为何遭遇如此窘况
发布日期:2022-08-23 06:05    点击次数:57

在持续近3个月旗下仅有一位公募基金经理后,益民基金终于在近日官宣迎来第二位公募基金经理。8月13日,益民基金宣布旗下4只基金(份额合并计算,下同)新增高喜阳为基金“舵手”,在此之前,益民基金旗下仅剩一位基金经理管理公募产品。值得一提的是,除基金经理寥寥无几外,成立于2005年的益民基金,已有近17年的发展历史,而旗下产品不仅面临产品中长期业绩不佳、管理规模缩水、公司高管不断变更的情况,近期还因信披不及时受罚。

告别“独苗”尴尬期

8月13日,益民基金发布益民核心增长灵活配置混合、益民红利成长混合、益民服务领先灵活配置混合、益民创新优势混合共计4只产品变更基金经理的公告。公告内容显示,上述4只产品均新增高喜阳为其“舵手”,与赵若琼共同管理。

据了解,高喜阳于2022年6月加入益民基金,现任公司权益投资总监兼权益投资部总经理。2011-2015年期间,高喜阳曾在天弘基金、工银瑞信基金担任基金经理;后历任中欧基金策略五组投资副总监、投资经理;新沃基金总经理助理、投资总监;久盈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风控总监;北京曜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投资总监等职。

值得一提的是,在高喜阳正式管理上述产品之前,益民基金旗下仅剩赵若琼一位公募基金经理。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赵若琼自2017年2月起管理益民基金旗下公募产品且任职至今。目前,益民基金旗下共6只公募产品,均由赵若琼管理,其中4只与前述提及的高喜阳共同管理。

深圳中金华创基金董事长龚涛认为,“现存基金经理成‘独苗’对于基金公司来说是风险大幅增加的表现,因为公司未来管理能力和盈利水平都押宝在一个人身上,对于投资者来说也没有更多的选择余地,从而转向选择其他机构的产品可能性会增加”。

整体来看,自2016年以来,益民基金旗下基金经理任职时间通常仅有一年左右。例如,张文泉、吴桢培、王婷婷等人在益民基金担任公募基金经理的时间均为一年左右。针对公司未来是否有进一步扩招公募基金经理的计划等内容,北京商报记者发文采访益民基金,但截至发稿前未收到相关回复。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查询益民基金官网发现,目前,益民基金公募基金部仅有固收基金经理岗位在招,招聘人数为1人。招聘详情显示,该岗位负责固定收益类或偏债混合类公募基金产品的投资管理工作,需要对所管理的产品业绩负责;同时,该岗位的资格要求为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具有扎实的经济、金融等领域知识,并具备五年以上基金、证券等金融相关工作经历,三年以上债券投资管理经验,有可验证的投资业绩。

中长期业绩不佳

在财经评论员郭施亮看来,基金经理的数量会反映出基金公司的综合实力,如果基金经理数量太少,水亦诗说明基金公司综合实力不强。从投资者角度出发,可能也会因此对相关机构缺乏信心。而这类机构一旦面临基金经理辞职或替换的问题,基金净值也可能会发生剧烈波动,导致业绩表现不佳,进而降低基金投资者持有信心。

事实上,从益民基金旗下当前仅存的6只公募产品的近三年、近五年业绩来看,也确实存在业绩表现平平的情况。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14日,益民基金旗下共有4只灵活配置型基金以及2只偏股混合型基金。

数据显示,截至8月14日,益民基金旗下产品近三年表现最好的产品为益民优势安享灵活配置混合,达99.31%,跑赢同类灵活配置型产品的平均收益率36.1个百分点。同期,益民服务领先灵活配置混合也以高达96.42%的近三年收益率跑赢同类平均33.22个百分点。而其余4只产品近三年收益率则均跑输同类平均,其中表现最差的益民核心增长灵活配置混合近三年的收益率仅为21.12%,跑输同类平均42.09个百分点。

若拉长时间至近五年来看,在益民基金旗下数据可取得的5只产品中,也仅有益民服务领先灵活配置混合凭借94.63%的近五年收益率跑赢同类平均的73.4%,其余4只产品则均跑输。

在产品业绩表现不佳、叠加近期市场波动的影响下,益民基金的最新管理规模也较前一季度出现缩水。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二季度末,益民基金的非货基管理规模为11.83亿元,环比减少0.45亿元,在全市场数据可取得的184家管理人中排名第162。

“同级生”中垫底

益民基金官网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5年12月,距今已有近17年发展历程。另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重庆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分别持有益民基金65%、35%的股份。

就公募“同级生”的情况而言,汇添富基金、工银瑞信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建信基金、中信保诚基金、汇丰晋信基金与华商基金均成立于2005年,从上述机构2022年二季度末的非货币基金管理规模情况看,最高的汇添富基金的非货基规模已达到5692.74亿元,最低的汇丰晋信基金也管理了453.86亿元的非货基产品,远高于益民基金。

作为成立将满17年的老牌公募,为何益民基金的非货基规模却在“同级生”中垫底?某基金资深研究人士评价道,“频繁变更的基金经理以及高管是影响基金产品业绩甚至一家基金公司管理规模的重要因素”。

正如上述研究人士所说,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六年来,益民基金经历多次高管变更。其中,董事长人选方面,在原董事长翁振杰于2018年9月12日离任后,纪小龙于2020年5月11日-2021年10月9日期间任益民基金董事长;而在纪小龙任期结束之日,党均章成为益民基金新任董事长并任职至今。不难看来,仅近四年的时间,益民基金董事长已出现两度变更。

另外,总经理一职方面,2016年以来,益民基金先后经历了3次总经理人选的变更。公开资料显示,2022年6月,王明德成为益民基金总经理。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6年1月,黄桦担任益民基金总经理;2018年9月起,康健出任该公司总经理,此外,包括翁振杰、党均章在内的董事长也曾代任公司总经理一职。

值得注意的是,高管变更频繁的同时,益民基金还一度因为信披不及时受罚。8月2日,北京证监局披露,此前在2018年8月4日,益民基金召开股东大会及第三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述会议后,益民基金董事变更超过董事总人数的百分之五十,且公司董事长人选发生变更。

根据有关规定,益民基金应当在两日内编制临时报告书,公告上述董事长变动及超过百分之五十董事变更事项,但益民基金未在规定期限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同时,益民基金应当自原董事长翁振杰离任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将审计报告报送中国证监会,但益民基金未在规定期限内履行报告义务。

针对上述情况,北京证监局决定综合上述两项违法事实,对益民基金给予警告,合计处以16万元罚款。8月11日,北京证监局再度发文表示,康健作为益民基金时任总经理,全面负责公司工作,未勤勉尽责,是上述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决定对康健给予警告,合计并处6万元罚款。

龚涛则提到,频繁的人事变动也说明公司在留住人才和培养人才方面的欠缺。“像益民基金这类小型基金要想在群雄逐鹿的公募队伍里生存和发展,并购重组或许是最优的道路,相对于头部企业的实力不济且自身管理团队不稳定,并购重组引入实力股东或是最佳方案,这样也可以大大增强企业竞争力,对自身发展提供有力支持。”

就后续益民基金拟如何改善公司管理和高管变更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发文采访,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郭施亮认为,中小型机构应该通过提升基金经理、高管人才的待遇,或通过较好的激励方式留住人才,以维持基金机构自身的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