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惠田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杜月笙死前悔恨:给蒋经国挖坑倒没啥,误戳宋美龄老底活该穷死
栏目分类
潍坊惠田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产品服务
自动化设备
你的位置:潍坊惠田印刷机械有限公司 > 自动化设备 > 杜月笙死前悔恨:给蒋经国挖坑倒没啥,误戳宋美龄老底活该穷死
杜月笙死前悔恨:给蒋经国挖坑倒没啥,误戳宋美龄老底活该穷死
发布日期:2022-09-18 02:55    点击次数:128

杜月笙死前悔恨:给蒋经国挖坑倒没啥,误戳宋美龄老底活该穷死

1951年8月,时当盛暑。香港杜公馆里,上海滩一代大亨杜月笙进入了生命倒计时,他一口气吊在喉咙里时断时续,看来那一天,也就是旬月之间的事了。

自知大限将至,一贯闭口不提当年往事的杜月笙,频频与妻妾们谈起上海旧事。

想当年称霸上海滩、打遍外滩无敌手,何等英雄,何等风光。不过他也多次提到,当年火气还是太盛了,容不得人,以至于都敢跟小蒋先生斗法,还给他挖坑下绊子。今日困居香港不得返乡,着实是那副臭脾气所致。

杜月笙所言给小蒋斗法,指的自然是当年“上海打虎”时,杜月笙为救儿子杜维屏出来,而暗中挑起蒋经国与孔家的争端。

当年杜月笙给小蒋挖坑,本想闹一闹给他来个下马威,谁知竟慢慢超出他所能控制的范围。那么,杜月笙究竟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呢?

一、蒋经国的命令惹怒杜月笙

事情还要从1948年8月19日,杜月笙收到的一份通知说起。

通知上说,国府进行币制改革,发行新的货币金圆券,要求民众限期把家中所藏黄金、白银、外币(主要是美元)以及国府以前发行的法币。

杜月笙活了60岁(1888年出生),在上海滩混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这种法令,用纸票子换真金白银,说好听点是换,说难听点不就是抢吗?蒋介石疯了吗,为什么要搞这样的政策。

杜月笙马上派他的大管家、上海米业大王万墨林去打听怎么回事。不打听还罢,一打听更是气炸连肝肺。原来当时国府军事吃紧,政治紊乱,连带着国统区物价飞涨,法币极速贬值,动不动以十万、百万计,买一袋面粉都需要几百万法币。印刷一张法币的成本,甚至都比法币的面值高。

为了挽救危机,财政部于8月提出一个荒唐的方案:改发金圆券。

第一,金圆券1元折合法币300万元。

第二,禁止黄金、白银和外币的流通、买卖或持有;所有个人和法人拥有之黄金、白银和外币,应于9月30日前兑换为金圆券,违者一律没收并予惩处。

第三,所有市场流通的商品执行严格限价政策,一律以8月19日价格为准。严防恶性通化膨胀。

杜月笙虽然没有多高文化,但对钱财之事还有点研究。外国历史不知道,中国几千年历史,还没听说强制收缴老百姓的黄金白银。盛世置地,乱世藏金。如今世道不平稳,不管高门大户还是平头老百姓,谁不想预备点金银应付万一呢。财政部这么干,是断老百姓的活路啊!

杜月笙本来打算磨蹭一下,观望观望形势,没想到又来了一道命令,再次催促上交金银和外币。这个命令更了不得,乃是政府新派来的上海经济督导副专员,名头虽不甚唬人,那人的姓名却是如挟风雷、令人震惧:蒋经国。

万墨林又带来一个让人坐不住的消息,蒋经国手段非常强硬。

上海经济督导正牌专员虽说是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但实际不管事,所有事务都副专员蒋经国负责。他一来上海,就下令枪毙了顶风违反币制改革令的淞沪警备部科长张亚民、官员戚再玉、囤积居奇的商人王春哲,吓得沪上官商军各界无不震怖,太子这是要动真格的!

杀人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宁波帮财团大佬刘鸿生富甲沪上,虽不见得比杜月笙、黄金荣厉害多少,但也是商界头面人物。在蒋经国又吓又劝之下,刘鸿生“带头”交出了800根金条和250万美金。

国府的机关报《中央日报》为蒋经国的“壮举”加油打气,说这好像是割除发炎的盲肠:“割得好则身体从此康强,割得不好则同归于尽。”

杜月笙的无名业火焰腾腾烧起三千丈:你割你的盲肠,我藏我的黄金,你没事来招惹我,莫怪我不客气。

二、杜月笙之子被抓

历来强龙不压地头蛇。青帮势力盘踞上海几十年,连日本人都奈何不了青帮。当年日本人想独霸上海,还要请青帮三大亨之一的张啸林出山协助。就算不说日本人,当年蒋介石在上海稳住局面,不也是杜月笙大力协助?

一个年纪轻轻的小蒋就想把上海大亨们治得服服贴贴,未免有点过于狂妄。杜月笙准备先礼后兵,给小蒋一个面子,如果他还蹬鼻子上脸,那就来硬的。

杜月笙把家人和几个心腹叫到一起交待他们:服从政府,谨慎从事,将黄金白银外币全部兑换成金圆券。家人心腹们也都照做了,交出一些金银外币,但只是做做姿态,真正的大宗家产并没有交出来。

在上海滩混了几十年的杜月笙,这次真的看走了眼,对蒋经国的评估严重失真了。他遇到的这个对手,是和以往任何国府大员不同的新派官员。不仅手段强硬,其理念和作风也和国民党传统作风截然不同。这是杜月笙后来一系列失误的逻辑源头。

蒋经国到上海之后,做了两件让人耳目一新的事:

第一,亲自组建了一支青年服务队,成员多达1万人。以国民党低劣的组织能力,组织这个规模的队伍,大多出钱招募社会流氓充数,凑个人场而已。杜月笙就是干这个出身的,本来他也以为小蒋这是拾起国民党的故伎,谁知一打听倒吸一口冷气。这一万青年,乃是蒋经国层层选拔而来,都是没有劣迹、出身清白青年,其中不乏在校学生。这类人和流氓的根本不同在于,他们有热情、有追求、不信邪,能顶得住压力硬干,不像流氓队伍一样只要一遇外力就溃散。

杜月笙手下徒众、家奴加上外圈流氓无虑数万人,可要和蒋经国这个队伍比,没法比!霄壤之别。

第二,保持简约的作风。国府高官贪污腐化已经烂到了根子上,纵使有的人有些清名,但出淤泥而尽染, 周杰伦头像生活作风上也大多比较豪贵。蒋经国则不然。据1948年9月《新民报》晚刊的报道:

蒋经国年纪不大,四十左右,他过着一般青年人的生活,爱骑马,驾吉普,玩玩网球之类,照像,玩几套魔术,看看电影,京戏,样样都来。自来上海后,因为工作忙碌,这些娱乐消遣的时间,都被剥夺了,他却并未为此而叫苦。他自白地说工作并未影响他的日常生活,早晨七时左右起来,晚间十一时左右安息。惟据他的秘书说:最近因公事太多,当迟至夜二时才睡。他没有特殊的嗜好,在渔轮中四个小时,未见他吸一支烟,大概不会吸烟,在家中吃的是家乡宁波小菜。他自己说:对西菜毫无兴趣,无事也爱读一点旧俄作家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的小说,一切都平凡得像一般青年一样,至少在船上四小时,他没有表现一点公子哥儿的旧习,和大官的臭架子。从他的皮鞋后跟钉着橘瓣型的铁钉,和前头开缝裂口,但并未连起来的情形看来,此公生活相当节约,朴实,而又不拘小节。

这是要以海瑞式的作风来玩真的。

杜月笙还在惊讶蒋经国如何能保持这样的作风时,再次接到一个险些让他背过气的消息:第三个儿子杜维屏被抓了。

三、杜月笙挖坑

一同被抓的还有大管家、上海米业大王万墨林,以及中国民族资本榜首荣家的第二代干将、申新纱厂经理荣鸿元,米商万墨林,中国水泥公司常务董事胡国梁,美丰证券公司总经理韦伯祥等共计64人。

杜维屏的罪名是“囤货炒股”,在交易所外抛售永安纱厂股票2800股,顶风对抗政府法令。蒋经国指示有关部门,从重从快处理杜维屏。上海法院心领神会,迅速审判定谳:判杜维屏8个月有期徒刑。

《中央日报》为蒋经国打虎之硕果摇旗呐喊,在头版刊登了杜维屏戴着镣铐的照片。杜月笙当即炸了毛,但他明白,当此之时不能明面上来硬的,于是对外放话:“怕什么,我有八个儿子,缺了维屏,绝不了杜门。”

他还在商报上刊登了一个假惺惺的致歉信,大夸蒋经国执法严格,杜维屏犯罪受刑乃是活该。

表面看起来似乎是服了软。实际上这是杜月笙准备反击蒋经国的冲锋号。

杜月笙召来陆京士、钱新之等心腹商议对策,这不是抓一个杜维屏的问题,是要断了上海各大财阀活路,不来一场像样的反击,他小蒋先生不知道上海财阀的厉害。几人密谋商定,自动化设备告发扬子公司囤积居奇的事,让蒋经国去踩地雷。

扬子公司是孔祥熙之子孔令侃的产业。论其政治根基、资本规模,都远非杜月笙所能比拟。以往杜月笙对扬子公司从不敢有什么动作,人家后台太硬。但是杜月笙一直用着心呢。扬子公司的仓库在哪,囤积了什么物资,利用内部消息抛售了什么股票,他都记着呢。

你小蒋先生既然口口声声说是来打虎的,好,现在我把上海最大的老虎尾巴给你递过来,看你敢接不敢接?敢打不敢打。

9月下旬,蒋经国决定召开一次工商界巨头会议,继续敲打这些手里仍然握着强大资本的大佬们。杜月笙接到通知一不慌二不恼,神定气闲地参加会议。

正当蒋经国含沙射影地批评工商巨头们阳奉阴违时,杜月笙不慌不忙地承认了杜维屏的错误,然后顺着蒋经国的话头说:“我有个请求,也是今天到会各位一致要求,请蒋先生派人到扬子公司查一查。扬子公司囤积的东西,在上海首屈一指,远远超过其他各家。希望蒋先生一视同仁,把扬子公司囤积的物资同样予以查封,这样才能使大家口服心服。”

蒋经国何等人物,早料到会有这一出。扬子公司是什么德性,他比谁都清楚。扬子公司囤积的物资,大到汽车小到棉纱毛料,面粉、白糖、煤油,什么赚钱囤什么,什么大宗囤什么。但是,扬子公司又有他的特殊性所在。

孔家与宋家、蒋家的亲戚关系世人皆知,这个且不说了。

扬子公司成立的背景以及经营范围,却是拿着经济管制尚方宝剑的蒋经国也无法置喙的。

扬子公司乃是当年抗战胜利后,宋美龄支持孔令侃创建的。孔令侃在抗战中辅佐三姨妈美龄在美国搞外交,拉来大批美援,立下了不少功劳。所以抗战胜利后孔令侃回国,是以功臣面目出现,并且也得到国府支持的。这个公司因此也带有一定政治象征意义,轻易动它,无异于抽自己的脸。

扬子公司主营的是外贸,兼营一些金融。外贸公司库存大宗物资,于情于理也说得通。所以蒋经国初到上海之时很感棘手。若头一站就从扬子公司查起,未免过于激进,开局不利则无法推行后续动作。若不查,终究在大众面前交待不过去。

所以蒋经国采取了搁置政策,希望通过整治杜月笙等顶级富豪敲打孔令侃。如果此人识相,哪怕是把物资稍微放出一些做做样子,蒋经国也不会难为他。

四、宋美龄老底差点被戳穿

但是,蒋经国高估了孔令侃的觉悟。

孔祥熙的几个子女,除了长女孔令仪个性比较平和,孔令侃、孔令伟都不是省油的灯。孔令伟(孔二小姐)笔者已有另文述过,此处不再多说。

孔令侃较之孔令伟,论其张扬、精明、跋扈,只多不少。

孔令侃年轻时相中了张乐怡的妹妹,想和她结婚。张乐怡是宋子文之妻,孔令侃的亲舅妈。虽说孔令侃与张乐怡家没有血缘关系,从法律意义上讲结婚自然是可以的,但是毕竟不太好看。宋蔼龄教训儿子不要没大没小的,孔令侃却嚣张地说,我娶了舅舅的小姨子,岂不是以后就可以和他平起平坐了?孔祥熙和宋子文虽是亲戚,却因为争夺财政部长之权而互有矛盾,孔令侃此语当时为此而发。

后来因为父母力阻,孔令侃也只好罢休,不再纠缠张乐怡妹妹。他又看上一个年近四十的旧官僚家的姨太太,人称白兰花。此女偶然与孔令侃相识,孔令侃为其迷倒,日日与其厮混。孔令侃想和她结婚,又怕父母阻挠,便趁赴美国留学之机,偷偷把白兰花接过去结了婚,事后才通知父母已然成婚。气得孔祥熙大骂孽子。

私德如此,公面上能指望他有什么讲究?孔令侃的扬子公司没少发国难财,1948年国军在各大战场失利,国统区经济逐渐恶化,上海物资紧俏,孔令侃故意借外贸名义大量囤积生活必需品。又借国府币制改革之际,偷偷买通财政部秘书陶启明得到敏感经济信息,大肆进行股票做空,发了不少财。

他是上海官僚资本的旗帜,商界见他这么做,自然群引而效之。上海经济之恶化,孔令侃说不上是罪魁祸首,但若是排队枪毙,此公绝对要排进前三。

蒋经国在上海高调打虎,孔令侃当时发财正发的顺手,仓库里的物资多囤积一天就能多赚成千上万的金条、美金。蒋经国也曾提醒过他,要清查储存超过3个月的物资,但孔令侃置若罔闻,不加理睬。

孔令侃倒也不是瞧不起小蒋,毕竟他的地位摆着,瞧不起谁也不能不给他面子。孔令侃真正的胆气来自于宋美龄,三姨妈对孔家诸子女的感情非同一般,尤其是和孔二小姐情若母女。

除了亲缘关系,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东西。宋氏家族内部虽然有矛盾,但宋子文和宋美龄到底是亲兄妹,宋子文的产业中,有很多是宋美龄不挂名的财产。尤其是宋美龄在抗战时担任航空委员会秘书长,安插孔、宋家族亲属在其中上下其手大捞特捞。

抗战胜利后宋氏家族在上海开设了孚中贸易公司、中国进出口贸易公司、统一贸易公司、金山贸易公司和利泰公司等,利用当时物资紧缺,物价飞涨的时机,进行囤积投机倒卖活动,赚了大钱。论其行径,和扬子公司是一丘之貉,性质同样很恶劣,吃相同样很难看。

蒋介石一度都对宋氏家族各种手段很不满。1947年6月蒋介石居然在一次大会上有意无意地说宋子文家族甚富。宋子文赶紧惶恐地说捐出部分家产以助军费。

孔宋两家为保财产安全,把大量资产转移出中国,存在美国的银行里。到时万一有意外,庶几美国之狡兔三窟还能有条后路。

孔令侃之所以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他掌握了宋氏家族的一些黑幕。只要他孔家的产业破了,连根往下挖,美龄姨妈的事情早晚也要抖出来。蒋介石纵然敢杀了孔祥熙全家老少,他敢把夫人也送上断头台吗?届时砍的将不是孔宋两家人的脑袋,蒋介石本人也难独善其身了。

杜月笙对这些事并不知晓,如果真的知道,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招惹这个是非。

五、杜月笙困死香港

蒋经国被杜月笙逼得骑虎难下,只好下令查封扬子公司,扣押扬子公司名下所有仓库的物资。但他仍然不敢狠下重手逮捕孔令侃,毕竟还有顾着美龄夫人的面子。

杜月笙不依不饶,再度反击,他动员所有的工厂,以原料缺乏为辞,全部停产,并唆使徒众参与黑市交易,掀起抢购风潮,借以报复。

一时间沪上风云激荡,千万只眼都在盯着蒋经国,看他怎么收场。

孔令侃也有点害怕,紧急向三姨妈求援。。宋美龄专程赴沪,以中秋佳节家庭聚会相约,把蒋经国、孔令侃召到永嘉路上的孔家宅院。宋美龄劝解说:你们是表兄弟,一家人有话好说。蒋经国随即要求孔令侃顾全大局。孔一听便急了:“什么!你把我的公司都封了,还要我顾全大局?”

蒋经国见孔不可理喻,甩下一句“我蒋某一定依法办事!”头也不回地走了。孔令侃也不示弱,对着蒋经国的背影喊道:“你不要逼人太甚,狗急了还要跳墙呢!如果你要搞我的扬子公司,我就把一切都掀出来,向新闻界公布我们两家包括宋家在美国的财产,大家同归于尽。”

这话一说,美龄夫人也绷不住了。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于是赶紧给在北平的蒋介石发电报要他回来制止蒋经国。蒋介石也明白其中的利害,他本来打算在北平督战,此时后院起火,只能先救一时,把北平大事尽数交给傅作义,急忙飞往上海。不明就里的傅作义对此极为不满,只能长叹一声:“蒋先生是不爱江山爱美人,我们还给他干什么。”

最终,在蒋介石亲自裁处下,蒋经国乱说辞去督导副专员,退出上海“打虎”。上海放开物价,市场崩溃。

杜维屏也因此得以释放。回到杜公馆时,受到了盛大的欢迎。杜月笙非常得意地说了句“强龙终究斗不过地头蛇”。

事情的内幕,后来也渐渐传开。杜月笙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无意中戳中美龄夫人的老底,吓得惶惶然不知所以。

后来国民党失败,解放军逼近上海,杜月笙慌忙带家人逃往香港躲避。蒋介石屡屡电召杜月笙去蛙岛安身。杜虽然送过去部分家人,但自己却始终不敢去,生怕被夫人暗里使手段要了老命。

杜月笙离开上海时大部分产业都无法带走,随身带走的钱财在香港坐吃山空,到1951年病死时只剩35万美元。一代大亨,只剩这么点东西,也真是窘迫至极了。若不是当年赌一口气和蒋经国较一日之短长,他又怎会有如此下场?